2023年6月,云南省第二轮第二批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督察发现,昭通市部分县区不作为、慢作为,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严重滞后,生活污水直排,溢流现象多发,水环境问题突出。

一、基本情况

昭通市国土面积2.24万平方公里,位于云南省东北部,地处云、贵、川三省结合部,辖9县1市1区,总人口633万人,是长江上游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督察发现,部分县区存在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滞后,截污治污不力等问题,其中昭阳、鲁甸、大关、彝良4县区问题尤为突出。

二、主要问题

(一)大量污水长期直排,导致秃尾河变成“泡沫河”

昭阳区常住人口89.77万人,建有第一、第二两座污水处理厂,设计规模日处理分别为8万方和4万方。资料显示,城区实际每天产生污水量约15.5万方。督察发现,两座污水处理厂长期将未经处理的大量生活污水通过溢流口分别直排秃尾河、龙宫阴河。2022年11月至2023年6月,昭阳区第一污水处理厂通过溢流口累计排放污水124.8万方,导致秃尾河部分河段变成“泡沫河”。

图1 督察组拍摄昭阳区一污、二污通过溢流口直排生活污水,导致秃尾河部分河段变成“泡沫河”、龙宫阴河部分河段变成“污水河”。

(二)污水设施建设滞后,处理能力长期不足

鲁甸县城区常住人口11.3万人,污水日产生量2.3万方。2019年省级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反馈指出,现有1.5万方污水处理能力长期不足,环境隐患凸显。鲁甸县于2022年10月才开工建设污水处理二期工程,截至督察,仍未正式投运。督察发现,鲁甸县截污治污不力,污水长期直排昭鲁大河,造成石牛口省控断面2020年5月至今,长期达不到Ⅳ类考核要求,现场对溢流口取样监测,COD、氨氮、总磷分别超地表水Ⅳ类标准1.5倍、5.35倍、1.97倍。

图2 督察人员拍摄鲁甸县污水处理厂溢流口污水直排,导致昭鲁大河石牛口段水质浑浊呈黑色。

(三)对督察反馈问题长期漠视,整改严重滞后

2016年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反馈“云南省建制镇生活污水处理设施,生活垃圾处理设施欠账大”。2017年省级环境保护督察反馈“昭通市多数建制镇未建设污水处理设施”。大关县制定整改方案明确,到2020年底前,所有重点乡镇具备污水收集处理能力。彝良县制定整改方案明确,到2020年底前,全县15个重点乡镇完成污水处理设施的建设,所有重点乡镇具备污水收集处理能力。截至督察,大关县8个乡镇污水处理设施处于前期建设中,彝良县除2个乡镇纳入县城污水处理厂外,剩余13个乡镇仅有8个开工建设,5个均停留在规划上,整改任务遥遥无期。

三、原因分析

昭通市部分县(区)对水污染防治工作重视不够、谋划不足,决心不大、治污不力,督察整改主体责任不落实,导致生活污水长期直排问题一直得不到有效解决。

督察组将进一步调查核实有关情况,并按要求做好后续督察工作。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