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是一个政策性很强的行业,整个行业的发展与国家政策密切相关。

以空气治理行业为例,“十一五”重点关注脱硫,“十二五”重点关注脱硝,“十三五”重点关注超低排放。 近十年来,很多环保企业在国家政策的引导下,跟随国家政策的引导。 几乎同样的方式。

北极星大气网简要总结了2022年国家层面大气治理相关政策,以飨读者。

如果非要给“十四五”期间环保工作定义一个“中心思想”,那就一定是“减污减碳、协同增效”。 这从生态环境部多位领导的讲话中也可以看出。

2022年6月,生态环境部等七部门印发《污染减排和碳减排协同增效实施方案》。 目标是到2025年,协同推进污染减排和碳减排的工作格局基本形成; 到2030年,污染减排和碳减排的协同能力显着提升,助力实现碳达峰目标。 该文件对能源、工业、农业、交通等行业如何实现“协同”做出了详细规定和分工安排。 对“十四五”期间我国环境保护工作的开展和环保产业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2022年底,《深入开展消除重污染天气、防治臭氧污染、治理柴油货车污染行动计划》发布。 这份文件汇集了十多个部委,旨在有效消除重污染天气、防治臭氧污染、治理柴油卡车污染。 污染控制的三场标志性战役。 “污染减排与减碳协同”也在这份文件中频繁出现。

除了“协同”之外,“碳达峰与碳中和”无疑是2022年的另一个热门话题。客观来说,“双碳”与能源行业关系更为密切,但仍有不少环保企业想要抢占先机这个机会,提前做好安排。

8月,科技部等九部门印发《科技支撑碳峰碳中和实施方案(2022-2030年)》,充分发挥科技创新在实现“双碳”过程中的支撑作用“ 目标。

同样在8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等三部门印发了《关于加快建立统一规范的碳排放统计核算体系的实施方案》。 碳排放统计核算体系为碳达峰和碳中和工作提供全面、科学、可靠的数据支撑。

当然,最重要的是,工信部、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印发了《工业领域碳达峰实施方案》,确保二氧化碳排放工业领域到2030年,通过调整产业结构、推进绿色生产。 在到达巅峰之前。

住房城乡建设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城乡建设领域碳达峰实施方案》,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信部生态环境部印发《关于印发有色金属行业碳达峰实施方案的通知》,交通运输部、国家铁路局、民航局、国家邮政局印发实施工信部关于贯彻落实《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全面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和碳中和工作的意见》的意见七部门印发的《信息通信产业绿色低碳发展行动计划(2022-2025年)》等政策也对不同细分领域的碳达峰工作做出了详细规划,将不详细讨论。

还有一个不太热但值得特别提及的热点,那就是“新污染物”。 新污染物主要有四大类:第一是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第二是内分泌干扰物,第三是抗生素,第四是微塑料。 具体类型有很多,并且随着研究的深入而不断增加。 新型污染物具有生物毒性、环境持久性、生物累积性等特点。 现阶段尚未得到有效监管。 可以说,新污染物的治理不仅在我国,而且在全世界都是一个全新的领域。 2022年可以说是我国新污染物治理元年。

5月4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新污染物治理行动计划》,提出完善法律法规,建立健全新污染物治理制度。 加强过程控制、减少新增污染物排放、深化终端治理、降低新增污染物环境风险等措施,全面加强新增污染物治理监督执法和监测能力建设。

按照《新污染物控制行动计划》关于“印发2022年第一批重点控制新污染物名录”的要求,9月27日,生态环境部发布公告,向社会公开征集“2022年第一批重点控制新污染物名录”。 《重点管控新污染物名录(2022年版)(征求意见稿)》,提出对列入《名录》的新污染物(有毒有害化学物质),实行禁止、限制、限排等环境风险管控措施。严格按照要求执行。

对于新型污染物处理行业的前景下定论还为时过早,但仍需关注。

最后,还有另外两项政策值得单独提及。

一是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展改革委、环境部联合印发《关于推动钢铁工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坚持总量控制和技术创新减碳,坚持源头治理、过程控制、末端治理相结合。 低排放转型,统筹推进绿色低碳发展战略,协同治理污染减排。 具体目标是,到2025年,80%以上钢铁产能完成超低排放改造,吨钢综合能耗降低2%以上,水资源消耗强度降低削减10%以上,确保2030年之前碳达到峰值。

钢铁行业是当前超低排放改造的主力军,也是众多空气治理企业的主战场。 这种状态至少会持续到2025年。虽然未来水泥、有色金属等行业也将加入超低排放行列,但市场规模与钢铁还有一定差距。

最后,工信部等三部门印发的《环保装备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行动计划(2022-2025年)》,有关大气治理的摘录如下:

核心技术与装备研究重点方向:

成套设备:大气污染防治领域、低成本高效挥发性有机物(VOCs)收集与治理、高炉煤气、焦炉煤气精细脱硫、重金属协同处置、柴油车氮氧化物(NOx)和颗粒物综合净化等高效处理设备应用研发。

材料与药剂:开发大气污染治理低温脱硝催化剂、VOCs高效吸附催化材料、功能性过滤材料及滤筒,扩大应用范围。

关键零部件:除雾器、喷嘴、脱硝喷枪、吹灰器、换向阀等大气污染治理零部件的研发。

环保新技术装备应用重点方向:

在大气污染治理领域,推广应用净化空气中有害物质的离心水洗法、离子交换脱硫脱硝一体化技术装备、多污染物协同处理和结团复合药剂等。

先进环保技术装备推广重点方向:

大气污染防治装备:在钢铁、水泥等重点行业推广以陶瓷滤筒(袋)为主的多污染物协同处置、氮氧化物和挥发性有机污染物协同处置装备。 在石油化工、工业涂料、包装印刷、原材料、胶粘带等涉及VOCs排放的重点行业大力推广微泡深度氧化、安全蓄热式热氧化、催化燃烧、生物净化等VOCs治理装备。 推广汽油车高效VOCs治理技术及装备和新型柴油车NOx净化技术及装备。

2022年是特殊的一年。 相信大家对此都有深刻的认识。 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背景下,国家层面的政策引导对于大气治理产业至关重要。 在这个关键节点,企业能够把握政策走向,这也让企业多了一份参与市场竞争的资本。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