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旅游的现状_乡村旅游的案例分析_乡村旅游现状案例/

 

6月8日,山西省长治市历城县源泉村发展乡村旅游,打造特色民宿。 太行山脚下,鸟巢形状的民宿,依山傍水,在夕阳的余辉下,宛如童话世界。视觉中国供图

2021年,经文化和旅游部推荐的安徽黄山西递村、浙江湖州余村成功入选首届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最佳旅游乡村”,对于推动乡村振兴,提升中国乡村旅游国际影响力。 同时,“最佳旅游乡村”也为推动国内乡村旅游高质量发展、助力乡村振兴全面推进发挥积极作用。 下一步乡村旅游该如何发展? 如何丰富乡村旅游文化内涵,打造乡村旅游目的地,拓宽乡村旅游发展视野,提高乡村旅游宣传推广能力?

9月13日至17日,文化和旅游部资源开发司主办的2022年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镇培训班上,多位专家通过理论授课参加2022年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镇培训班、案例分享、现场交流。 国家乡村旅游重点村(市)代表和文化和旅游部门乡村旅游管理人员等约100名学员就上述问题进行了交流。

在美丽的乡村自然景观中创造高品质生活

如何打造乡村旅游目的地? 中国旅游协会民宿与精品酒店分会会长张晓军表示,目前我国乡村旅游已发展到乡村生活阶段。 乡村生活是乡村旅游的最高阶段,所以要围绕乡村生活的打造寻找资源、保护资源、创造新内容。 要对乡村旅游资源进行普查,梳理区域乡村旅游发展的物质和非物质文化资源。 其中,地名文化是一种容易被忽视的文化资源。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定义,村名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 每个村名都有自己的文化内涵,可能反映当地独特的地形,也可能基于历史典故。

张晓军认为,资源普查仅靠当地村民是无法完成的。 要招募回乡人员、移民人员,与村民一起以适当的形式收集、整理、保护、创新和传承当地文化。 乡村旅游的发展意味着乡村主体需要从原来的村民转变为由外地人和村民组成的新群体。

江苏省无锡市旅游教育培训中心主任徐立新认为,长期以来,乡村旅游从业者存在着一个误区,认为乡村旅游应该向城市客人展示乡村的原生态生活。 但事实上,乡村环境不卫生、蚊虫叮咬、房间里一股霉味,并不是城市游客想要的乡村生活。 到乡村旅游的客人都在寻找美丽的自然景观中的高品质生活。 以西溪湿地度假村为例。 虽然湿地面积很大,但几乎没有蚊子。 这是因为当地采取了一系列借助科技和生态手段灭蚊的措施,比如种植驱蚊植物、在水中投放灭蚊剂等。 灯具等; 卧室使用黄麻床垫,不仅可以除湿防霉,还能防虫防火。

张晓军认为,要满足城市消费者的需求,必须对乡村进行改造升级,让现代艺术走进乡村。 用艺术家的眼光和思维,让乡村变得更有品味。

为4亿新生代打造沉浸式时尚乡村生活

徐立新观察到,疫情让旅游从业者认识到当地旅游的巨大市场潜力。 当地旅游是人民美好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首先要满足当地游客的需求,其次要通过接待外国游客来增加旅游利润。 如何吸引当地游客,让他们只要有时间、有财力就想来? 让来过这里的人还想再来? 徐立新认为,乡村旅游应从微度假、微养生、乡村寄居三个层面发展。 有必要为当地游客提供更多的公共空间,创造更多人们可以“消磨时间”的场所。

在徐立新看来,创新乡村生活,必须将乡村生活与时尚生活结合起来,尤其要关注4亿新生代所喜爱的时尚生活。 徐立新表示,4亿新生代是旅游消费的主体。 要吸引这群消费者,就需要打造“颠覆创意、年轻化消费、沉浸式体验”的乡村旅游产品。 例如,可以用“元宇宙”的基本概念和游戏思维来吸引年轻消费者,“用年轻人喜欢的游戏来吸引流量,吸引年轻消费者上网,然后用最流行的网络游戏来吸引年轻消费者”。 ”。 把流行的东西搬到村里,形成线上线下的物理对应,让他们感受到线上线下现实结合的沉浸式体验,然后将商业业态植入其中。”

发展具有国际视野的乡村住宿产业体系

张晓军强调,民宿是乡村旅游的第一产业。 民宿是文化旅游产品,对应全球市场。 疫情防控常态化下,由于跨省旅游、国际旅游受阻,旅游体现出本地化、周边化、郊区化、微度假等特点,因此民宿也应聚焦本地市场。 但一旦跨省旅游和国际旅游恢复,民宿和乡村旅游市场将是一个全球市场、一个全球市场。 因此,民宿应按照旅游国际化的要求进行转型升级,制定民宿国际化标准,提高民宿标准。

此外,张晓军认为,民宿不仅仅是住宿产品,更是文化旅游产品。 民宿卖的是所在地区的社区文化,因此民宿从业者需要仔细梳理当地的文化,包括历史文化、当代文化和人物文化。

徐立新认为,未来民宿发展将呈现三个趋势:一是从政府主导转向需求主导。 民宿必须满足市场的需求。 没有商业逻辑,仅仅依靠情感是不可能的。 二是更加注重服务,在保证健康、安全、质量等标准化服务的基础上,为民宿业主开发个性化服务。 三是从个体民宿走向民宿集聚、产业化、特色发展,同时与乡村振兴政策、产业基金相结合。

虽然民宿是乡村旅游的重要支柱,但张晓军认为,乡村旅游住宿产业的发展不能单纯依靠民宿,而应发展以民宿为主导的乡村住宿产业体系——农家乐、农家乐、民宿、度假村、营地、和帐篷。 酒店/树屋酒店,星级酒店。 “因为民宿只是一种业态,乡村旅游应该包括民宿在内的多种住宿业态、包括景区在内的多种旅游业态、包括‘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内的多种文化业态。我们面对的市场既有本土市场,也有中小型市场。”长途市场,还应该有全国乃至全球市场。” 张晓军说道。

IP产品是乡村振兴宣传推广的爆发点和活力

当前,乡村旅游资源的推广正从景观文化资源向创意资源转变,旅游市场也从观光旅游向休闲度假转变。 在“一切都是媒体”的时代,乡村旅游内容所传递的价值观更加关键。

篁岭,位于江西省婺源县东部江湾镇,是一座有着近600年历史的徽州古村落,拥有丰富的文化旅游资源。 在原有资源的基础上,篁岭增添新创意,打造“网红柿村”。 利用古村里网红柿子树的知名度,引进大柿​​子树,将柿子包装成“艾玛柿”品牌,开始种植柿子。 、看柿子、晒柿子、卖柿子,形成了完整、充满活力的农村“秋晒”产业链。

然而,并不是每个村庄都有独特的资源条件。 文化旅游资源匮乏、品牌缺失是大多数地方发展乡村旅游面临的困难。 上海靖宇绿妈妈集团总裁助理兼区域总经理李玉朵认为,解决之道就是“找优势、找市场、找定位”。 以山东平阴为例,当地缺乏优秀的文化旅游资源,但有阿胶、玫瑰花。 行业。 平阴的新定位是“中国首个女性友好目的地”,并在此基础上开发了一系列专为女性量身定制的旅游体验产品。

“IP产品是乡村振兴宣传推广的爆发点和生命力,但宣传只是锦上添花。乡村振兴要以产业繁荣为主,产品要有审美效果。” 李玉朵说道。

中青报·中青报记者 夏进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