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钱已久的迎来全新股东入局。

12月9日,东方园林发布公告称,公司实控人、唐凯夫妇拟通过转让5%的上市公司股份,为东方园林引入战投北京市盈润汇民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简称“盈润汇民”)。公告称,实控人收到股份转让款后,将用于补充东方园林流动资金等用途。

今年5月,东方园林一纸“史上最凉发债”公告,推倒一系列多米诺骨牌,公司资金链紧绷,债务危机持续发酵。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东方园林负债合计292.40亿元创上市以来新高!不仅如此,公司股价接连重挫,且大股东股权质押触及平仓线。截至12月10日收盘,东方园林股价从5月初至今跌幅已超50%,市值从500多亿元缩水至218亿元。

为应对资金链问题,近期东方园林密集通过公告释放利好以稳定市场信心,包括股权、债券、信贷等方面获得融资支持。而此次受让股权的盈润汇民基金为北京市朝阳区国资委下属的上市公司支持基金。在国资密集出手援驰优质民营企业的关口,朝阳国资的驰援无疑是“雪中送炭”。不过,东方园林“最暗时刻”真的已经过去了吗?国资入局能否让其走出困境?

一 负债近300亿,东方园林陷资金链危局

今年5月17日,东方园林发行规模为10亿的公司债券用于偿还到期债务及补充流动资金,然而,最终却遭机构抛弃,10亿的公司债最终仅发出5000万。发债失利让其深陷旋涡,沦为争议的“借新债还旧债”典型样本,外界开始对其债券偿还能力产生了怀疑。

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东方园林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272.65万元,同比下降94.09%,减少6.81亿元。截至三季度末,东方园林负债合计高达292.39亿元,创上市以来新高。

 

东方园林负债走势一览

与高负债相对应的是,公司账上只有不足10亿元的不受限货币资金。半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东方园林货币资金合计20.33亿元,其中11.08亿为各类保证金,属于“受限资金”,可用的现金和银行存款仅9.25亿元。

不仅如此,受发债失利影响,东方园林股价大幅下跌。

从5月17日事件开始到5月25日的6个交易日中,东方园林股价由19.55元跌至14.97元,累计跌幅高达23.19%。此后公司开始长达90天的停牌。8月27日,东方园林携多重利好复牌,然而并没有给投资者带来信心,公司股价仍止不住的往下挫。截至12月10日收盘,东方园林股价从5月初至今跌幅已超50%,惨遭“腰斩”!市值从500多亿元缩水至218亿元。

 

东方园林股价走势一览

股价大幅下跌让何巧女夫妇的股权质押风险一触即发。5月18日,何巧女及丈夫唐凯及其一致行动人股权质押率仅为56.01%,而到了10月17日,质押率已高达82.88%。如果被强制平仓,何巧女可能失去对东方园林的控股权,公司股价也难逃继续大跌的命运。

东方园林平仓危机也引发各方关注,最终获北京市证监局相助。

10月16日,北京市证监局召集第一创业证券、浦发银行等23家东方园林债权人参加集体协商会议。会上,何巧女表达了积极还款的意愿并提出具体的偿债计划。次日,北京证监局向相关机构发函称,建议各债权人从大局考虑,给予公司控股股东化解风险的时间,暂不采取强制平仓、司法冻结等措施,避免债务风险恶化影响公司稳定经营。

随后,东方园林开始一系列“求生”动作以缓解资金困局。

二 卖股权输血,东方园林积极自救

12月9日,东方园林发布公告称,为补充公司的流动资金,公司实控人何巧女、唐凯夫妇拟通过转让5%的上市公司股份,为东方园林引入战投北京市盈润汇民基金。

根据披露的公告,何巧女、唐凯与盈润汇民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何巧女将其持有的东方园林约8293.57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3.09%,唐凯将其持有的东方园林约5133.74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91%,共计约1.3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股份转让给盈润汇民。此次东方园林的股份转让价格按照相关规定执行,为此次签署日的前一交易日东方园林股票收盘价9折,转让价款共计约为10.14亿元。东方园林称,在未来12个月内,盈润汇民将根据证券市场整体情况并结合上市公司的发展等因素,可能继续增持东方园林的股份。

 

盈润汇民股权结构

盈润汇民基金是朝阳区国资委下属的上市公司支持基金。在国资密集出手援驰优质民营企业的关口,朝阳国资的驰援无疑是“雪中送炭”。而在此之前,东方园林密集通过公告释放利好以稳定市场信心,包括股权、债券、信贷等方面获得了融资支持。

11月7日,东方园林发布公告称,农银投资向公司旗下环保集团增资,首期增资10亿元已到位。增资后,农银投资持有环保集团35.71%的股权,农银投资拟进一步增资不超过20亿元;11月27日,东方园林披露非公开发行优先股预案,拟发行优先股募资不超40亿元,其中36亿元拟偿还金融机构及兑付到期债券,4亿元用来补充流动资金。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