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星节能环保网讯:由于较为分散且并不直观,固废带来的污染不易被人所觉察,也没有获得应有的重视。相比治理大气和水,政府在处理固废方面的投入与固废带来的污染是不成比例的。

由于目前管理体制等方面的问题,固废给环境带来的恶劣影响正日渐凸显。

每每夏季临近,家住北京海淀区永丰某小区的赵先生便会关闭家中所有的门窗,直到9月底才会重新开启——即便遇上如今年这般炎热的天气,赵先生家的窗户依旧紧密。

他无奈地对记者说:“不是我们不想开窗,而是附近垃圾填埋场传来的气味实在是太难闻了。”

赵先生提及的这座垃圾填埋场,位于小区约两三公里外的六里屯。

高峰时期每天曾处理海淀区垃圾总量62.8%的六里屯垃圾填埋场,虽然已经在2012年进行全密闭处理,但在炎热的夏日里仍然持续散发出阵阵恶臭。

六里屯垃圾填埋场所辐射的周边区域也超出记者预期,夏天时垃圾散发的气味,甚至能够影响五公里开外的居民聚集区。

而这只是中国大量固体废弃物(以下简称固废)处理不当的冰山一角。由于目前管理体制等方面的问题,固废给环境带来的恶劣影响正日渐凸显。

固废污染严重

固废包括生活垃圾、工业垃圾和农业废弃物等,是在一定时间和地点无法使用而被丢弃的污染环境的固体和半固体废弃物质。城镇居民的生活垃圾便是固废的主要来源之一。

作为“十二五”节能环保产业中的重要规划与组成部分,近年来我国固废处理行业的前景可谓一路看好。来自中国环境规划院的预测数据显示,“十二五”期间我国固废处理行业投资将高达8000亿元,同比“十一五”期间将翻两番。

固废处理通常是指通过物理、化学、生物、物化等方法,将固废转化为适用于运输、储存、利用或处置的过程。由于固废的成分与物理性状均非常复杂,因此要达到“无害化、减量化和资源化”的处理难度很大。

中国城市建筑研究院总工程师、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城市垃圾处理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徐海云对记者指出,固废对土壤、水和大气的污染是潜在的,因此并没有引起我国社会应有的足够重视。

譬如,我国许多地区直接将固废倒入江河等水源区,不仅污染了居民用水,而且使水域面积大量减少;未经处理的有害固废在土壤中风化后会渗入土壤,破坏土壤的腐蚀分解能力;长期露天放置的固废会挥发大量的废弃和粉尘,对大气造成严重污染等。

中投顾问环保行业研究员盘雨宏对记者指出,固废还包括废旧电池、灯管等各种化学、生物危险品以及放射性废物等。“这些废弃物会侵占大量土地,导致出现破坏农田、污染空气与水体等严重的环境问题。”

管理不善的制约

目前,全球固废处理主要采用的方法包括压实、破碎、分选、固化、焚烧和生物处理等。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固废处理研究人员告诉记者,虽然目前我国固废处理技术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一定差距,但整体水平并不落后,而且在的管理与处理等方面比美国还先进。

徐海云也持相同看法:“当前全球的技术交流非常通畅,好的处理设备和技术可以通过各种渠道引进,应该说技术并不是阻碍固废处理行业发展的瓶颈。”

相比技术而言,管理水平的滞后才是阻碍当前中国固废处理行业发展的最关键因素。

上述研究人员指出,北京市倡导多年但仍未见成效的垃圾分类制度,便是管理不力最直观的体现。“处理生活垃圾的技术再好,也无法解决源头垃圾分类的问题,垃圾不分类导致后期处理的成本很高。”

盘雨宏说:“我国固废量大,生活垃圾不分类造成资源严重浪费。反观日本地小物稀,特别重视生活垃圾分类后资源的再生利用,不仅减少对环境的污染还能实现资源的最大化利用。”工业固体垃圾的处理状况同样也并不乐观。如煤矸石等废弃物经常被露天放置而不加以处理。虽然工业固体垃圾归口我国环保部管理,但与生活垃圾相比其管理却更为薄弱,尚未建立完整的管理体系。

“农业垃圾的处理就更差了,连基本的统计数据都没有,每年我国农业垃圾的总量也无从得知。”徐海云说。

虽然目前我国环保部门能够提供工业固体垃圾的统计数据,但这些数据是各家企业上报能够消化利用的垃圾总量,而无法利用只能废弃的部分仍然没有统计数据。

“这部分无法再次循环利用的垃圾才是最关键的。”徐海云说。

此外,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和居民消费水平的提高,我国原有垃圾填埋的处理方式已经很难继续。特别是在经济发达的大城市,依靠填埋处理已经越来越困难。

目前,日本与瑞士每年有超过65%的城市垃圾均采用焚烧发电的方式处理,做到了资源的充分循环利用。但是,垃圾焚烧发电工厂的选址在我国却频频遭遇各地民众的强烈反对。

2009年年底,广东番禺垃圾焚烧项目因居民反对而停建;2011年年初,北京六里屯垃圾焚烧厂项目确定被“废弃”……在绝大多数民众观念中,垃圾焚烧与二恶英、癌症直接画上等号。

“焚烧发电其实是一种处理固废较好的方式。但前些年由于部分媒体的片面与夸大宣传,导致垃圾焚烧厂的选址非常困难。”徐海云说。

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研究人员表示,正是由于管理水平与制度无法跟上固废处理行业的发展,才使得垃圾焚烧在中国普遍面临监管与信任危机。

他直言不讳地表示:“日本的垃圾焚烧之所以发展较好,不光技术比较好,政府也舍得花钱。”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农业、城市中的建设垃圾等等,这些都还没有进行过统计,何谈管理?”徐海云指出,固废处理行业必须从建立完善的统计体系入手,才能建立好管理的基础。

建立完善统计体系的目的是为了对固废进行科学的管理,了解其最终的处理动向,而不能随便找地方便可倾倒。

上述研究人员也指出,目前我国农村对农业垃圾进行的沼气处理方式,由于农民并不具备相关知识,因此维护较为困难,同时也需要管理部门进行技术推广与培训。

但是对于“十二五”期间我国固废处理行业将获得高达8000亿元投资,他持保留意见:“由于近来大气和地下水污染事件频发,导致固废处理行业受到的重视度下降。固废对大气和水、土壤的污染同样严重,只是没有那么直观。”

徐海云也特别强调这一点:“固废带来的污染由于较为分散且并不直观,因此不太被人所觉察,也没有获得应有的重视。相比治理大气和水的投入,政府在处理固废方面的投入与其带来的污染是不成比例的。”

因此,当前我国固废处理设施不足,归根究底主要原因还是固废对环境影响表现为迟缓性和曲折性。

盘雨宏还建议,由于目前我国固体废弃物管理混乱,无法做到分类回收,抑制了回收再利用行业的发展。“因此,我国应从政策上给予支持,建立固体废弃物回收体系,将资源的生命再次延长。”(记者 贺春禄)

作者 admin